主页 - 济源办证 - 济源新闻网
济源办证【qq:333.5458.668★★电话:135.7217.6128(徽信同号)】济源本地办证公司★验 货 满 意 付 款★专 业 制 作 证件、刻章★市 内
本地 送 货 上 门★(本 科/大 专/中 专/高 中/函 授/自 考)毕 业 证、学 位 证、资 格 证、驾 驶 证、行 驶 证、出 生 证、营 业 执 照、卫 生 许
可 证、士 兵 证、退 伍 证、军 人 残 疾 证、记 者 证、自 学 考 试 毕 业 证、成 人 教 育 毕 业 证 书、硕 士 研 究 生 毕 业 证 书、硕 士 博 士
学 位 证 书,设 计 印 刷 各 种 证 书、会 员 证 书、荣 誉 证 书、授 权 书、获 奖 证 书、资 格 证 书、流 水 对 账 单、公 证、征 信 报 告、刻章 等! 欢 迎 咨 询。
1.png
他走进一家散发的柚木淡香的画廊里面,迎面的壁龛里面挂着的一幅镶着银白色精美花边的画框让他忍不住立足参观,画内的世界让人感受到股股寒意。冰雪覆盖的熟悉街道、刻满了凄凉与落寞。画上是一个面貌忧苦却坚韧的老人,老人正在奋力的骑着一辆破旧的三路车,苍茫凄寞的身影正在努力向世人述说着什么。

一个穿着长款风衣的中年男人同样走近了这幅画。

“你很喜欢这幅画吗?”

“是的,这幅画描写的年代似乎并不久远,而且让我非常熟悉,但是我总是想不起来——这地方我好想在哪儿见过似的。”

“是的,这幅画的背景就是青岛路。”

“青岛路?”

“当然,画这幅画的作者是清野画店的老板。“

“那么您是?”

“当然,他是我的朋友。”

“那您知道故事发生的经过吗?”

接着中年男人陷入了回忆。

“那年已入寒冬、整个天空都灰蒙蒙的,雪花能够飘落在城市的任何一个看得见的角落,寒风肆虐着这座城市,本当有来往男女行人穿梭于这条商业街道。但是在银白色的大雪笼罩着下却不见一个行人。只有一家画廊还在这略显冷清的商业大街上屹立着。只要起风,门外的那个风铛就发出叮当的响声。但是现在却已经被冻的一声都不敢发出了,就连玻璃制成的门上都结了一层厚厚的霜,当然,他也不会再和冰雪覆盖着的街道继续冷战下去了。

他在检查完店内的设施后,于是长舒了一口气准备给自己放一个短假。门口这废纸箱的他也准备拿出去丢到垃圾箱里面,因为积雪被来往不断的行人踩成了不小的水洼,所以他在店门的入口处铺了这两层纸箱子壳,避免因水渍而弄湿店内刚铺设的崭新的地板。大概是下午就一直没有客人再来光顾的原因,那废纸箱上原本湿漉的脏泥渐渐干枯凝聚了,但却还是有一个一个的黑色脚印留在了上面。这样的废纸箱即使是拿去卖钱也根本卖不了多少的。诚然,他是不会计算这些小得失的,商业街道里的垃圾箱就在距离他店门的不远处,也只有二十米不到的距离,三两步便可走到。

月光愈发的昏暗了,他的眉头微微舒展开来,他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能见到远在南方上学的女儿了。于是他的眼睛逐渐弯成了月牙,酒窝如坑洼的的湖泊一样浮现在他的脸颊上面,怀着喜悦的心情把卷帘门给合上。

年初的月亮也是残缺的,透露微弱的光芒。与此同时,在首尾不见行人的街道上,从远处的深街里慢慢勾勒了出来一个老人骑着车子的身影,沉重的积雪凝聚在地面上,让他很费力才能够蹬一步缓慢前行,车轮“嘎吱嘎吱'的响着,漆黑的车轮哆哆嗦嗦的在雪地里留下了几道轱辘的印子,这个身形疲惫老人骑拖着一辆锈迹斑斑的三轮车慌慌张张的在他的店门前抛了锚,像艘载满了风霜远航归来的游轮一样。

老人直了直腰板,吹散了脸前的寒气,哆哆嗦嗦的想从海绵垫破漏出的车座上面跳下来,就连脚蹬也已经掉落半个,只剩下一轮半截地铁杠。

他趁机借着昏暗的路灯漫不经心的打量这个已经在雪地上留下脚印的老人,搓着颤颤巍巍的双手,褶皱皲裂的脸庞,冻的发紫的嘴唇,那眼皮也被头上的冷帽重重地压垂着。他用疏离的目光看着孤零零仿佛枯草一般的老人。

月亮斜挂在天上,照撒着清冷、岑寂、萧条、落寞的街道——还有那个老人,场面就这样持续缄默了一会。

老人木讷站在那里驻足看着他,似乎有话要说,但是却又欲言又止。他们站在房屋前就像初次见面的松鼠一样互视。

俄顷,终于还是老人打破了沉静,几缕杂乱的白发从他的冷帽中像不安分的枝头一样随寒风摇曳着,老人用已经松垮的皮肉拼凑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抬起冻得发硬的臂膀,指了指他手中的废纸箱,动了动嘴唇说道:”这个先生,纸箱子我去帮你丢掉行吗。“

老人的声音沙哑、深沉、懦弱。但是却有着比这刺骨的寒风更狠厉更让人发抖的力量,这股说不出的力量透过棉厚的衣服、透过仅仅几步的距离,直击到他的内心深处。

顺着老人投来的渴求的目光,面对老人恳挚又懦弱的请求,他那里还有理由去拒绝呢,他低下头——不,几乎是垂头丧气的看了一眼手中将要拿去丢掉的废纸箱。

老人见他没有说话,用蜷着的左手轻轻下拉了头上的冷帽,接着又用沙哑的声音说道:”您看……我顺路……“

在这空气都被冻的凝固的寒冬,他看着老人有些哽噎的表情,觉得身体里的血液像温泉一样流过了他的脊背,汩汩热泪开始盈着眼眶。

这时他思考的不再是自己、也不是自己的女儿,他的喜悦之情被一股悲悯占据,只是望着老人突然低垂下去的脸庞呆呆着点了点头。

老人走过来用枯燥地起皮的双手从他的手里接过废纸箱,似乎还带有一丝余热。愧疚的神色划过老人的面庞,老人继续用比刚才更加低沉轻弱声音小声对他说了一声谢谢。便吃力的蹬着三轮车头也不回的远去了,只剩下他默立在灰暗的天空下,又是一阵凌厉的风声夹杂着风铃的声音使他惊醒,这时候他的眼睛却逐渐的明亮起来。

月亮依旧像缺角的象牙挂在天边,刮起了幽邃飘荡的风雪,天空又变得晦涩难辨起来。

此后,这幅画入围中国21世纪最具影响力的画作之一,也代表了繁华的21世纪的都市“拾荒”老人的真实环境。其凄凉的生活,沧桑的面孔、以及跨越了2个世纪的那辆破旧三轮车,都成为承载着艺术与历史的经典之作。http://jybzgt.wikidot.com/ 济源办证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